广西贺州昭平县马江镇花罗村
本站网址:
541053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花罗文学

在路上---卢青雯

发布时间:2014-08-08 23:27:49     阅读:415 举报


      作者:卢青雯       

 

      以往总喜欢在闲暇的日子里写些心情文字,而却记不起已有多久没有更新过日志,琐碎日子里杂乱的思绪断不成章,冷却了最初接触文字时候的那份热枕,烟尘飞扬的路上,动人篇章逐页合上,剩下的益友清淡,也只是偶遇间修竹浇花,三三两两。

          没有人会一直停留在原处,时间的洪流冲得我们站不住脚步,往昔泛起的吟歌,挥洒于跃动着的笔尖,倾听着对似水流年遗倦与缠绵,初始的净好,那些妥帖的印迹都会随着岁月的消逝,如烟散淡,曾经沉迷于自己的一片天地,清傲自忘,忘乎所以。褪去浮华才发现其实可怕的不是沉迷,而是发现没有什么再值得沉迷,当对现实中一切勿念都提不起兴趣,我亦以为离文字远一些,就会离生活近一些,以为离心远一些,会离现实近一些。却脱离了心轨不知所措,连多愁善感都成了罪,不敢出声···原来得有多强大,才能闭口无话:要有多坚强,才能化解这与生俱来的伤感:要有多纯粹,才能简单到只有写自己。

      又是一个季节里缄默凝望,独守尘世一隅,纵将所有的思绪凌乱,蔓延成极致的忧伤,肆意的憩息灵魂任,光阴堪瘦,任牵念成殇,然后在这样的夕阳西下,目送黄昏,望尽远处衰草连天,澄心静坐,半昏半醒,恍若浮华千年,尔后嘴角轻轻上扬的淡然。

        不知是在哪儿这样一个名字“七月乱码”,牵扯起想为其写些文字,还是当情绪压到一定的程度便会冲破一个出口,就如炎夏七月的天空,阴霾沉重的云层,夏雨酣畅过后,淋漓尽致的清明。

        她说:“骨子里的恋旧又怎能抵得过世事的变迁?明知道,‘若,只如初见’。不过是一种幻想象,却依旧渴望,如果可以愿回到最初,独在自己的空间,静赏窗外风景;如果可以,情愿让笨拙继续,让那所谓的懂得避让;如果可以,愿做一名独行者,只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恬然漫步,肆意遐想。


       而我,喜欢在路上,收获自然的景观有命令的心境,在路上,不会因熟悉而顾虑,不会因陌生而拘谨,面向无垠的海域 ,你可以扯开嗓门,尽情喊叫;信步幽寂的林间,你可以摇曳身姿,轻移脚步。走走停停间,或许被一枚叶片,锁住视线;或许会因为某个温和的容颜,迸发瞬忽的悸动;更或许会为一段意外的美丽邂逅,倾心相伴,不求结果,只为相遇。  

      偶尔会扪心叩问,究竟什么时间开始,安静的外表下,隐匿着一颗流浪的心,渴望远离人群,闲庭信步;渴望简单的日子里别出新意,独自清欢;渴望在万水千山间,不问世事,自顾妖娆。。不想承认美好在别处,尤爱陌生的感觉,情愿在小我的空间里绽放哀愁,也不愿在熟悉的人群放纵;情愿一个人背负所有的情绪,也不要空虚的躯壳面对圆滑世人。

      纵知现实于形色易变,寄托于希翼易幻,只依恋简约日子里那些温婉的细微,守着宁馨芳华,苟随月至日黑,恋江南,爱白衣,飘飘风华,反复予以的文字揣度,这不正是自己最初的模样。偶尔突发奇想,如此的我们是不是体内都像缺少维生素一样缺少一种心机,缺少一种对外界和物质的应变能力;还是天生就是一颗饱受情绪也百磨不硬的心,从而导致眼下‘受虐’一般,把自己整得疲惫不堪。

      时有困惑和迷茫,总在心里游荡,情感怎么潜藏,偶然间映入眼帘的一片落叶,一瓣残花,一抹血色的夕阳都能触碰起心底那段莫名的忧伤,韶光随着风雨摇曳的记忆,无法摆脱留给生命里深深的痕迹,别样的幽柔温软着情感,让人防不胜防,留下了浓浓的馨香和无穷无味的惆怅。


      不管我们惜时还是蹉跎,生活就在那里,你可以只在意脚下的路追赶着前进的梦想,也可以放慢脚步留意沿途的风景,然后怎样到达终点,其实都不那么重要,谁也没有权力评定你应该与否,只要把有限的时光度完,或有收获或有失落,没有遗憾又怎会有生命的圆满。如生活中诸多琐碎,谁又能没有那么点儿的委曲求全?太多时候有过某些一闪而过的念头,有些可怕甚至荒谬,但是不管内心如何惊涛骇浪,表面都能安然无恙,这是伪装的坚强,也是时间的馈赠吧。可是谁又能永远淡定,哪怕是行动,然而付出所需的勇气和热情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艰辛。很多的时候的无能为力是不是庸懦作祟?其实不是该不该做,而是想不想做,尝试过后便能明白救赎自己的只有自己。

      心态决定生活,是没有要求还是要求太高?完美主义绝对是种精神摧残,它让我们在现实中将所有的事情都剖析个彻底,视透后沁骨的无言。而清高的被动,是本性使然?心在路上,人却在原处,沉沦臆想仿若于路途中疲惫。梦的那一头,还是好远。

      晃眼间提笔以 已是一个夏季,而此时又是葱茏盛夏,在时间的韵脚下步调再度、轻缓。愿这个长夏带走所要岁月的浮躁嘈杂 ,秋来素心若禅,从来不试图抓住什么,对于以后,不得而知,只是这一路上,下一次伤感来袭的时候,但愿能如同现在。不管枯草连天,还是面向田园;仰望蓝天还是面朝大海,都能萌生出安逸的恬淡来,让优伤随这夏天戛然而止。

     季节更矢,晨昏复始 ,因一直在路上。




网友评论: